能工巧匠 | 体验宁德的工匠精神①:食用菌种植能手的坚持

2021-02-22 11:00   闽东日报见习记者 陈容

冬雨初停,乌云散去,雨后的蕉城区洋中镇北洋村清新静谧,放眼望去,田野上两座正建大棚格外显眼。“这是我独创的水帘控温菇房,使用的是水帘降温技术,投产后预计可节省94%的用电。”周天梨乐呵呵地向记者介绍着他的作品。他笑说,这是自己给富硒姬松茸准备的新家。

周天梨所说的富硒姬松茸是他最新的研究成果,经权威检测机构检测,他种出的姬松茸硒含量达到2.03毫克/公斤,蛋白质含量达53%。因为富硒,产品一上市就大受欢迎,远销海内外。

今年52岁的周天梨是蕉城区食用菌行业的名人,不是因为成绩斐然,而是因为他真的很“特别”:30年坚守食用菌行业,哪怕一度周边同行集体退出,他也不曾动摇过。

说到原因,周天梨说,或许是热爱,或许是执拗。

1968年,周天梨出生在蕉城区洋中镇陈洞村一户菇农家中,食用菌于他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愫。父母年年种菇,周天梨耳濡目染,小学时,父母发起了一次种菇比赛。结果出乎意料,年纪最小的周天梨竟然种出了最好的菇。

此后,周天梨对于种菇产生了更加浓厚兴趣,对食用菌知识更是求知若渴。初中毕业后的他更是一门心思学习种菇,潜心专研种植技术。谁家菇种的好,他都要去瞧一瞧,那个村有食用菌培训,再远他都要去参加。很快,周天梨成为了附近乡村食用菌种植的行家里手。

1988年3月,周天梨大胆创办了周天梨食用菌制种场种植双孢蘑菇,后又与外商合作巴西盐水蘑菇,刚开始几年,公司运营良好,效益颇丰。不幸的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,周天梨的蘑菇销售受其影响,滞销数百万吨蘑菇,首次创业以失败告终。

后面他再次创业又再次失败,亲朋好友纷纷劝他退出转行,可是周天梨却不认输,他坚信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成功。为提升自己,他竟跑到了别家食用菌企业当起了学徒,边学边干边研究,2006年,他获得省农业厅颁发的《食用菌菌种检验资格证书》。

2008年,周天梨创办宁德市蕉城区新秀食用菌专业合作社。为改变传统的栽培经营模式,2012年合作社投资建设了20橦设施控温工厂化菇房,发酵隧道5条,成为蕉城区首家蘑菇设施工厂化周年生产栽培基地。新技术让蘑菇品质产量有了质的飞跃,合作社年产值达到了四五百万。可是好景不长,2014年前后,福建闽南、江苏一带食用菌企业异军突起,市场竞争使得蕉城蘑菇单价锐减。“那段时间,蕉城倒闭了十多家蘑菇厂,最后只剩我一家。” 周天梨回忆说。

如何走出困境,周天梨邀请省农科院、福建农林大学、市食用菌管理站专家教授到基地把脉会诊,专家一致认为改种姬松茸是最好的出路。可是这次,他想的想法有点特别,“姬松茸人人都会种,这回要种,我只种富硒姬松茸。”

硒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,近年来硒在人体中的独特作用和保健功能逐步受重视,富硒产品也受到市场追捧。说归说,想要种出富硒姬松茸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周天梨的“突发奇想”得到了省农科院食用菌研究所的支持,他们组建了科研小组和周天梨合作研究“姬松茸工厂化栽培集成与示范”项目。

“我们想的是通过科学配方,让菌丝通过自身的新陈代谢将培养料中的无机硒转化为有机硒,生产出富含硒微量元素的姬松茸。”为了培育出富硒姬松茸,周天梨几乎泡在菇房里,几个月后,菇房里长出的姬松茸不仅瘦小,而且含硒极低。失败并没有打倒周天梨,他迅速调整方案开启下一轮生产,可接踵而至却是第二次、第三次、第四次的失败。

每轮试验经费需要二十万,很快合作社资金耗尽难以为继。“我不想就此放弃,再困难我都要坚持下来。”凭借一股不认输、肯吃苦、敢打拼的韧劲,周天梨排除万难一路坚持,2017年栽培取得成功,产品多批次经过权威机构的检验,姬松茸硒含量达到福建行业标准,实现了福建富硒姬松茸的首创。

“合作社一年可产出富硒姬松茸5000斤左右,年产值可达329万元,客户基本都是自己上门采购。目前,我们又与哈尔滨一家企业签订了购销合同。”说到富硒姬松茸的未来,周天梨表示自信满满。他说,下阶段他想继续加强与科研院所合作,攻克技术难题,让富硒姬松茸各项指标达到国家标准。

相关阅读